金孔雀婚礼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9|回复: 0

情债难偿 yjdhjd3c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2

帖子

40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03
发表于 2019-11-20 11: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吕红英早就发现小姨对她特别好,甚至比对自己的两个亲女儿还好,要说好也没有什么大的好处值得夸耀,进入腊月这不眼看就要春节了。   

  小姨手巧早早就把买来的白洋布用从街上买的一袋红染料,烧了一大锅水煮染成了红颜色,鲜艳艳的晾在自家院里的竹竿上,长长的红洋布随风飘舞着实好看。   

  红英隔三差五就来小姨家,见了那红布爱不释手,捧在脸上很是喜欢。   

  “小姨又给两位表姐做新衣裳呀?给我也做一件呗!”红英知道小姨对她好,所以拽着小姨靠在她胸前撒娇。   

  “英子,有你的你没看见那么多布呢?姨给你做件好的。”   

  半个月后学校放寒假红英来找两位表姐玩,小姨听见红英的声音停住了手中的活,笑着从厢房里转了出来:“英子来了,小姨先给你把衣服做好了,来试试合适不?”   

  “这么快!谢谢小姨。”红英跟着小姨轻盈地走进了里屋,床上堆着剪好的衣服和剩下的红布尖尖,小姨拉开镶着铜环拉手已经四面掉漆了的屋里唯一的红漆柜,把叠得整整齐齐的红罩衣拿了出来。   

  “布不够就你这一件是整块布做的,兰儿、芳儿的都是弥的布做的。”小姨有些心酸的说,一面抖开衣服让红英试。   

  “很合适,小姨的手太巧了!我最喜欢这盘的蝴蝶扣。”红英很高兴,笑着扯袖理衣襟转来转去让小姨看。   

  “英子真漂亮!”小姨满意地笑着。   

  “要是有空我也真想给她们也盘成这种蝴蝶扣,可是你看马上就要年下了,那有空呀?只好给她们都做成‘直扣’算了,扣我已盘好了,那不就在床上。”红英顺着小姨指的方向往床上看,果然一截黑毛线扎的盘好的十几个红扣子全在那里。   

  “‘直扣’也好看。”红英的安慰连自己也说服不了。   

  “走让她们看看去。”小姨领着红英来到了两位表姐面前,兰儿、芳儿羡慕不已。   

  “红英你放假了,在姨家住几天吧?”其实来时母亲就已交代:“小姨要是留你,你就在你姨家住几天,节前一定回来。”   

  “好!”所北京治疗白癜风找哪家医院以红英高兴的答应了。   

  “兰儿、芳儿,红英在咱们家住不了几天,你们当姐姐的都要让着她。以后每天早晨打的羊杂汤先紧着你妹妹喝,她喝剩在锅里的加点水热一下你们喝,不许和妹妹争。”小姨连哄带吓的对两个女儿说。   

  关于那羊杂汤,红英记忆深刻,直到多少年以后她长大成人,那还是她记忆中这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其实那时也就一块五一碗。   

白癜风祛白盛宴邀您约惠  姨家再好,小姨再亲那儿不是自己的家,红英还是得回自己的家。   

  红英家在离县城二十来里地的‘吕家旺’隔水临山。那条石头河一年到头难得有水。所以学大寨那年在河西修了‘跃进渠’,建了蓄水池。   

  蓄水池建在泵房下,清一色河滩的大石头砌成宽有三四米长有百十米,因下游有闸常年放水,所以那池水总是清凉凉的,成了村里天然的浴池,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约定俗成逢七是村里的女人来洗,剩下的日子都归那些男人们所有。   

  时光流逝,转眼十年过去了,春去夏至。   

  红英已长成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身材苗条一条黑黑黝黝的大辫子老在腰间晃动,一张小方脸白皙可爱,还有更让她母亲爱、小姨疼的,这不八月上旬红英接到了来自省城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过一个月就要到省城读书了,这可是这所一百来户的小村庄三年来出的唯一一个大学生。   

  村里人见面都羡慕地和她打招呼:“英子什么时候走呀?”“在哪所大学读书呀?”一时成了村里的新鲜话题。   

  小姨专程跑到县城为红英买了一件蓝底暗花的立领衬衫,那领子翘翘的红英特别喜欢,八月二十七离报道没几天了,红英约上邻家嫂子黑妮,还有北街老戴媳妇去渠上洗澡,还专门带上了小姨买的新衬衫。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一池碧水,红英沉浸在那暖暖的绿江西白癜风治疗最好的医院水之中心情特别的好。“明媚的夏日里,天空多么晴朗……”止不住唱起歌来。老戴媳妇赞赏地说:“对吆喝吆喝,告诉他们这里有人。”   

  红英听了倒觉得不好意思唱了。她一个猛子扎到水里在五六米外跃出水面,青春靓丽的身姿舒展挺拔,少女婀娜的曲线展露无遗。哗哗啦啦她一口气游出了二三十米远,红英喜欢游泳,喜欢那被水环抱的感觉,你看她往后一躺手自然地搭在腹部就平静的漂在了水面上,海棠春睡,出水芙蓉……。山美、水美、人更美,春色惹人醉。   

  那才是:水儿悠悠,鱼沈阳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儿羞羞,红颜携婵娟共舞。绿水青山增春色,直叫那妙手难图。   寒假让白癜风不白过

  月儿弯弯,情儿纤纤,芳心随清风远渡。落花流水归何处,真让这少女无卜。   

  “咩——!”一声羊叫打破了红英的遐思,紧跟着:“哎呦——!”是个男人的声音,短暂的沉默三人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抓流氓!”黑妮第一个大声喊。   

  “红英赶紧把衣服穿上!”老戴媳妇低低地小声叫红英。   

  赶夜路回家的村里人,从泥坑里揪出了放羊的老光棍骆亮。   

  大队部会齐了村干部,叫来了红英她娘。那骆亮只有一米六几高还微微有点驼背是‘吕家旺’的外姓人,前些年开山造田放炮他父亲出了意外死了,母亲改嫁把他留在了‘吕家旺’,村里照顾他,让他给大队放羊。这些年自己养羊就住在村对面的山上三十好几了也没人愿意跟他。   

  骆亮倒也老实,从追羊下山到偷看红英洗澡、游泳供认不讳,有人踢了蹲在墙根的骆亮一脚:“还怪有理呢?找羊!你不知道今天是逢七呀?”   

  “真——真不知道,我也没有日历,也没有钟表整日山里转,天天就是这么糊里糊涂过的。”   

  最终村干部合计写了个字据,骆亮也没敢细看,就按人指定的位置按上了手印。“手印也按了,你打算什么时小腿白癜风泡洗药方候把钱给红英家送去呀?”   

  “多少钱?”   

  “一次付清,一千元这还算便宜你了,按说就应该把你送到县里的派出所去。”   

  “那么多呀!我真没钱就那十几只羊全买了也不够。”看见队长瞪着他,骆亮蹲在墙根不敢再说话了。   

  “看你那个熊样,谁叫你偷看人家大姑娘洗澡那!”说是说要想解决问题还要实事求是。   

  最后定的以羊偿债,每年给红英家送一只羊,大队领导就这样口头决定,也懒得再写书面协议了。   

  村里就那百十来号人出了这样的事,你叫红英以后怎么见人,好在要不了几天红英就要走了,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就陪红英去了她小姨家。   

  那几天红英她娘只好天天往妹妹家跑。这天红英到县城买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Comsenz Inc.  

GMT+8, 2020-7-5 22:37 , Processed in 0.0585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