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老头子gf 发表于 2018-10-25 07:36:12

掩埋


   掩埋
      
   
    小乖乖躺在她怀里咂吮她的,她和蔼的看着宝宝吃奶.过了许久,宝宝的嘴侧向一边,满脸的不愿,四肢扭动欲哭,哼哼哑哑闹.她就换了另一边的,宝宝立刻安稳了,继续享受母亲的乳汁.这是她的第二个孩子---还是女儿.她的丈夫本来不打算要的,但她觉得,既然孩子已成形,就不该打掉,她舍不得.她想要个儿子,丈夫也想要,长辈更是想的发疯.
    等孩子稍大一点,她准备再生第三胎,如果还是女儿,她将要一直生下去.可她年龄也不小了,总不愿做高龄产妇---危险.她想,希望老天爷开眼,让我早一点抱上儿子."计划生育,怕个鸟,不就交罚款吗?咱农民现在也不缺那俩钱.就算没钱,妈的,他能把我咋的.老子这辈子誓死也要生出个儿子.别人能生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是他丈夫的豪言壮语---醉语.
    她的丈夫从弟兄家喝酒回来,一身的酒气,他周围的空气都微醉了.她闻到了呛人的酒气,知道丈夫在外边喝酒回来了.关于丈夫的酗酒,她向来无法.管也不是---他是男人,喝点酒抽根烟的,不好管;不管也不是---胃出血了,肝儿也病恹恹的,这个男人还不迟早喝死,管也不听.幸好不常发酒疯,偶尔发上几次也够呛---醉了酒,上街惹事,随地大小便,破口大骂,解皮带,脱裤子......种种丑相百露不爽.完了事,她还得放下了孩子,把这个胡乱的丈夫强行弄回家,不让他在外丢人现眼.有些时候她一人不行,还得找人把他抬回家.咳!这嫁的是个什么东西,她常感叹.到了家,还不安生,还得找她出气.虽是这样,要是哪个人说了他丈夫的坏话,她也是不愿意的,还要跟人家吵,证明丈夫是好的,有理的.
    "又去哪喝去了,过个年,恨不得把自己喝死,酒场饭局一个接一个.不想活了?"
    他不理她,从她怀里抱走孩子,举在空中逗她,"呜,宝贝,亲一个.真乖,越长越漂亮了."小乖乖被酒气呛的只想往爸爸的脸上吐,只恨吐不出,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肢体不停的在空中抽打.
    她一把抢过孩子,"一边去,吓着孩子了."他没了趣,斜着身子往床上一躺,寻杜康去了.她把宝宝放到婴儿车里,又帮他盖上被子,坐在床边,看着丈夫,悲苦起来了,叹到:"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二
    年是开始过了,可她心里一点高兴的气儿都没有.家里的存款日渐减少.生活上拮据了,还想在盖座房,这事那事的没完没了 .她的丈夫想过出去打工挣些钱,她不愿意,所以一直没去成.现在家里一日不如一日了,总得想个法子才好.中午,她和九岁的大女儿在吃饭,他的丈夫从外边回来了.她说:"正好,快吃饭吧."他看了一眼饭菜,食欲没了,气倒上来了."这做的什么玩意,吃不下,不吃.""不吃拉倒,多大个人了,还跟孩子一样,挑三拣四,有饭吃就不错了,想吃好的,自个儿挣钱买去,没人拦你."他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胃里怨气旺得很,起身就往外走.
    这个嘴馋手懒的丈夫,真拿他没办法.都几十岁的人了,见了好吃的,还流口水,像馋猫一般.饭从来不做,活也少干(农活大多是她自己干的).钱赚比别人差一大截.这他妈还是男人吗?快成吃软饭的了.她这样想着.
    晚上,宝宝在她的窝里睡着了.她把在外边玩的大女儿叫了回来,让她早点睡.女儿不情愿的顺从着母亲.这新年的夜晚,她是不愿早睡的.看着女儿睡了,她也回房躺在了床上.丈夫不知跑到哪鬼混去了,她心里一度一度的担心.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是什么时候,丈夫推门进来,嘴里衔着烟,一副地痞相.嘴里咕哝着:"冻死了,冻死了."他脱了外衣,躺进了被窝--偎坐在床头.嘴里的香烟燃尽,又从烟盒里抽了一支塞进嘴里,点着了,满意的抽起来.
    "你少吸几根吧,我还想多活几年.""我抽烟碍你什么事?""没听电视上说,二手烟对我的危害比对你还严重.""放屁,电视全是假的,都是骗人的.""有本事,你也到电视上露露脸,骗骗人.""盗窃犯犯杀人犯,随便一当,我明儿就能上电视.""上了也不是骗人,是育人,以身试法的育人."
    长时间的沉默......
    "今天我在外边,听说过了年,村里还得查计划生育.这次厉害,隔壁村的有家房都让人扒过.我们是不是出去躲躲,不然,明年不好办啊."她丈夫无奈的说.
    "是真的吗?我们能上哪去?也就是他们来了,我和孩子藏在田间地头儿.还能咋办?"
    "不如明年我们上你姐姐那,她在城里,不会有事,过一年再说."
    "这个......行,等她来娘家走亲戚时我跟他说说."他灭了烟,钻进了被窝,她向着她靠过来.他顺势搂着她,呢喃着,耳鬓斯磨的睡着了.
    "姐姐,明年计划生育查得紧.我们想去你那躲躲.顺便可以帮忙干活.不要钱,管吃住就行."---她姐姐家是在城里做生意的,忙得很,工人又难找.听她一说虽有些不愿意---带着孩子能做什么,但开口说:"行,反正,这么久也没到我们那去过,到那看看吧.也不会让你们白干的,到时多给些工资,好好干."
    "小孩儿几个月啦?""五个."
    "走之前,把东西都准备好,城里东西贵."
    "好的."
    "家里该安排的安排安排,到走的时候我再通知你们."
    三
    大女儿留在她奶奶家,由她奶奶照看.她和丈夫还有小女儿迁走.
    到了城里.她的姐姐在店铺的附近找了间房供他们一家住.白天到铺子里来帮忙,晚上回去.她帮着做饭,丈夫来回送货.
    店铺二楼住人,她姐姐的孩子不常在家,住在学校.她就把孩子放在楼上的床上,时不时地上去看她.
    一段时间后,她的姐姐发现了一些问题---他们一家一来,似乎比以前更忙了.妹妹忙着看孩子,哪有时间做饭.就是孩子安静的时候,因为天冷,她就搬个小板凳坐在煤火边就等着做一顿饭,其他事一概不理.妹夫天天抽烟,比自己丈夫还厉害.她和丈夫也不便说.妹夫干活又懒,叫他做什么都不情愿.对姐姐做的饭说这说那.姐姐一说他,好了,妹妹就帮腔,跟姐姐吵.姐姐无法,只好忍.
    天气转暖的时候,小孩病了,她一时半刻也不肯离开孩子.喂奶吃药换尿布把屎把尿忙个没完.她的姐姐这时也来瞧瞧孩子,逗逗她,关心关心.
    过了些日子孩子不见好转.她的姐姐又陪她到门诊部看了一次,开了药,告诉注意保暖。孩子这时在病痛折磨下,再没了生气,呆呆的,苦苦的.她也一样高兴不起来.
    又过了两天的一个晚上,她的姐姐忙里偷闲,上楼来看看孩子.
    她怀中的婴儿闭着眼,面色阴暗,难受中,失去了往日的活泼.她的姐姐见了这情况一惊."还抱着孩子呢,都成这样了,快去医院.""没事吧,可能睡着了.""别废话,去医院检查一下."
    姐姐给了他们钱.她和丈夫就做了车往医院赶去.医生做了检查,还没抢救,就说不行了,送来太晚了.
    回了家,他们问姐夫该咋办.她的姐姐姐夫以为医生没治好,让他们明天再去医院要个说法.
    他们回了住处,坐在床上.她抱着孩子,瞅着她,想她是睡着了,过会儿就醒了,可分明感受到了小孩身上冰凉的体温.她抱得更紧了,想温暖她.她的丈夫一根一根的抽着烟,像是走到了绝地,逢生的机会是没有了.夜深了,丈夫说:"睡吧,明天还得去医院,来,把孩子放下."
    "孩子死了,能愿我们吗?你们怎么做父母的,孩子病成那样才来,屎盆子想扣给我们,门都没有."护士生气的说到.他们无语,默默的回去了.
    "老办法,找个地儿埋了吧,总不能火化."姐夫说."也只能这么办."她舍不得,抱着孩子往住处走了."你去劝劝她吧."姐姐说.
    天黑了,没有灯光的地方,漆漆的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她的丈夫和姐夫开车到了荒郊野外,找了一片不起眼的地方,开始刨坑.
    他的孩子要被葬在异乡的土地里,他无奈沉默.他轻轻把她放在坑北京哪家医院白殿风里,在这冷夜,全身都打着寒噤,他看见那孩子在睁眼瞧着他.阵阵冷风吹来,空气里没有一丝暖流,他的手清楚的感受到了黄土的冰凉.几锹土,她就被埋掉了,与这个世界隔离了,永远的离开了.他们走了,微弱的月光与星光覆盖在上面,安抚着她.
    她告诉丈夫:"我们回家吧,孩子死了,也没在这的必要了.我们还没有儿子呢?""行按你说得办."
    她向姐姐辞了行,她的姐姐没有挽留.算算他们呆了多少天,按天数给了钱,又多给了很多---总归是自己的妹妹.给他们买了些东西,就送他们走了.
    四
    "生了生了生了......"
    "男孩女孩?""带半的."
    "老婆我们终于有儿子啦.""真是太好了.我们有儿子啦!"
    她真高兴,在她这辈子没有完结之前,终于有了儿子.他的丈夫兴奋的无法言喻,这不又喝上了.长辈们夸她,真是我们家的好儿媳妇,以后好好补白癜风食疗补身子,吃啥有啥.
    她的儿子慢慢长大了.她从电视上看到:中国男女性比例失调,预计在2020年,中国将有40000000男人无女可娶,只有引进"外资".她为儿子的亲事担心了.现在娶媳妇越来越难,要求一年比一年高,她得为儿子做点什么,她想,先盖个房吧,有住的地方再说.从此,她便催促丈夫外出打工赚钱,自己也勤劳致富.俩人都勤快多了.为儿子美好将来埋下伏笔,做好铺垫.
    他们或许已经忘记了那个离开人世的女儿,此刻,她正在天上瞧着他们呢!
天津最好的白癜风医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掩埋